論壇廣播臺
廣播臺右側結束

主題: 清末同治年間路堡就有落子戲班

  • 瀟灑亦文亦武
樓主回復
  • 閱讀:3512
  • 回復:2
  • 發表于:2013/9/27 16:39:36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黎城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按:此文已在《小說文學》版塊發表過,應龍城版主之邀,在此重新發表,供研究參考。



  一、路善達籌組《慶元會》

馬家山亮相引轟動



路堡村有悠久的歷史文化,特別是戲劇藝術,就像一簇艷麗的奇葩綻放。路堡人愛看戲,懂戲,愛唱戲凝固的黃土地和流淌的漳河水,塑造出路堡人的靈魂,也孕育了極富鄉土氣息和文化底蘊的路堡村落子藝術。從滿清道光、咸豐年誕生至改革開放為止,路堡村落子戲班持續演出達130多年。據村里老人們講述:路堡村戲班演員陣容整齊、行當齊全,曾紅極一時。百年來一代代的路堡人默默地承擔著對上黨落子的傳承。在它的身上承載了幾代人的歡歌與悲愁,成為上黨落子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時時刻刻以生動的人物形象、濃郁的鄉土氣息、強烈的時代精神感染著觀眾。

2008年飽受黎城縣人民喜愛的上黨落子劇種被國務院命名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而鮮為人知的是路堡村恰恰就是上黨落子的發源地之一。早在清道光、咸豐年間(1850年)路堡村落子劇團就享譽全縣,至今仍然是路堡村人引以驕傲的資本。因此,如果說圣源王廟(龍王廟)是路堡村一張古建筑名片的話,那黎城落子就是路堡村一張文化名片,一張文化王牌。



據黎城縣委宣傳部崔守信同志考證:黎城落子是1840年以后由河北武安縣藝人喜順帶到黎城的武安落子小調改編的,經過東仵村民李鎖柱和他組織的班子《同樂會》的藝術加工,四五年時間即傳遍周圍幾個縣,連潞城縣、襄垣縣、平順縣都有它的身影,到1850年左右,即已傳遍黎城大部分村莊。由于路堡村距離東仵村不過十來里地,兩村又不斷有親戚來往。加之路堡村地平水淺,旱澇保收,經濟富裕,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吃飽肚子的路堡村民,自然而然向文化領域擴展,具備了黎城落子生根發芽的基礎。

為什路堡村最初的戲班叫《慶元會》呢?這里邊有個小故事。相傳時路堡村村北有個小中農叫路善達,為人熱情,愛管閑事,是個戲癡,他妹妹嫁在東仵,因此常常到東仵村去,沒事就去看排戲,對東仵村李鎖柱的落子戲很熟悉。后來簡直看上了癮,回來以后就吵吵著和幾位好朋友商量,也想辦個戲班,朋友們都支持他的想法,可誰也拿不出錢來,而要辦戲班就必須有較大投資,置辦服裝,請師傅都要花錢。路善達提出向富戶借錢,大家同意了,于是他們相跟找到本村富戶、老秀才王慶元,提出想借錢。老秀才一聽是要辦戲班正好他也好這口,二話不說,就將錢借給他們。并且提出如果能以他的名字命名戲班,這個錢就不要了,借款就算作無償投資。路善達等人很高興,立即扯了幾尺布,做了幾個小門簾,上邊寫上王慶元的名字,每逢演出就掛起來。至此,戲班就以王慶元命名,對外一律以《慶元會》出頭。

村里圣源王廟院內建有一個戲臺,平時經常接待各種演出團體。路善達他們就利用這個戲臺作為排戲場所,讓人購買服裝,到外地請來范倫、二掌班兩個師傅教戲。年輕人好玩個新鮮,一聽說要組織戲班,立即涌來一大群,吵著鬧著不給報酬也要參加,路善達他們挑選了二十來個,講明不發工錢只管飯。然后就開始打鑼開張。只用了不長時間就排出《打定生》、《高河橋》、《打鸞英》等十多本戲。在本村戲臺上一亮相,立即得到了群眾贊揚。特別是路善達演的大生更高人一籌。一連三天,每天兩場,場場爆滿,演出未結束,就有附近幾個村的管事人找到戲班盛情邀請到他們村去演出。那時候民間的文化娛樂生活十分枯燥,就這樣一個剛出臺的草臺班子立即引起群眾的廣泛關注,這家請那家叫,演出合約不斷。當然經濟收入也十分可觀,不僅還清了所有的外債,還賺了一些錢。王慶元老先生也遵照先前約定,沒有要他們還的錢。戲班就用這筆錢又到武鄉縣請來一個姓程的師傅排出了大型連本劇:《悔親記》、《落基山》、《搜陳府》(共三本)、《岐山》、《雙風配》等,可以一連上演半個月不重復。至此路堡村《慶元會》戲班的名號在江湖上不脛而走,越傳越遠,不但在本縣,連附近潞城縣、襄垣縣、平順縣、遼縣,甚至河北省涉縣、都有他們的身影

戲班開始由20多人組成,漸漸發展到40多人。農閑時,由戲班老板路善達帶領,經常深入濁漳河兩岸演出,所到之處,無不受到廣大群眾的熱烈歡迎。特別是受到一些中、老年女性觀眾所喜愛,一度轟動了周圍五、六個縣。

1863年十月初六日,(清朝同治二年平順縣實會鄉馬家山村過廟會,請《慶元會》到會祭神演出。路善達親自帶班前往。在馬家山村蒼龍王廟戲樓上,演出《金杯記》、《岐山劫》、《反潼關》、《下河東》、《地堂案》、《司馬莊》、《三劈關》等戲路善達的唱法講求韻味,唱腔悠揚婉轉,以抒情取勝。他能吸收多種藝術因素豐富唱腔,梆子、豫劇他都能不露痕跡地化成老生唱法;他非常善于描摹刻畫人物,唱做念打舞,無不與人物絲絲人扣,絕不雷同。有一個演旦角的唱腔韻味濃郁,表演惟妙惟肖,起腔音域寬廣,甩腔高亢激昂,尤具“達子腔”特色,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其它青衣、刀馬、老旦、小生個個出手不凡;跟頭、把子、出手、亮相無一不精;特別是通過細致構思的舞臺設計和精心設計的人物科白,更加生動活潑地再現歷史場景、淋漓盡致地抒發了人物情感。演員的一顰一笑、唱念做打,無不扣人心弦,讓人產生身臨其境的藝術效果。這些來自民間的戲曲聲腔,通俗易懂又好聽,受到馬家山村和周圍群眾的熱烈歡迎。

至今在馬家山村蒼龍王廟戲樓上,寫有同治二年十月初六(1863年)黎邑潞堡慶元會在此演出《金杯記》、《岐山劫》、《反潼關》、《下河東》、《地堂案》、《司馬莊》、《三劈關》等戲的題壁還保留著。它無可辯駁的文字形式證實路堡村落子劇團1863年就在此舞臺上正式演出過。俗話說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既然能到外縣演出這多大部頭的歷史劇,少說也得有幾年時間的排練。因此合理推算至遲在1860年以前(即清朝道光、咸豐年間),路堡村即已開始傳唱黎城落子了。

          二、《慶元會》因釁生恨

 《四義班》另立山頭

直到民國初年,《慶元會》已經堅持演出了40多年,隨著村里人口不斷增加,演員越來越多,演技不斷提高,戲班也越來越興旺。俗話說人多心不齊,時間長了,互相之間免不了磕磕碰碰,再加上有心人從中挑撥離間,慢慢地竟然形成了村南村北演員兩股勁,平時為了出演一個角色,爭爭吵吵,互不相讓,有時候還私自組團出村演出。身為戲班管事的路善達年紀大了,也懶的去管。劇團干脆分成了村南村北兩個戲班。兩股人各不相讓,互爭高下,有時候為了演出場地還推推擠擠,動手動腳。



戲班分成村南村北兩個演出團體以后,村北繼承了《慶元會》的名號,村南由村民路家謀、路三勝、路記言、路初基四人負責組織,四人不肯服輸,志愿捐款買戲箱,發誓賣干賣凈也要爭回這口氣。由于是這四人捐款買回的戲箱,所以村南戲班就順理成章的稱為《四義會》。

村南有個小商人叫路胖,滿腹經綸,是路堡村有名的才子,平時寫詩作對,從不看書,寫對聯一揮而就,上下聯珠聯璧合,令人贊絕。無事時,他也到戲班去演個小角色,還常常編個小戲劇供戲班演出,在戲班里有很高的威信。《四義班》成立以后,他被推為排戲師傅。果然他不負眾望,精心設計,別出心裁,只用了一個多月就排出了《白玉帶》、《甘露寺》、《收吳漢》等劇目,再加上路新和(生角)、郭存(旦角)、路常沛(小生改大生)、路發成(大凈)郭慶旦(三花)、等人的出色表演和文武音樂的精心伴奏,使戲班的演出質量大大提高,他們演出的落子不是典雅的曲牌體,而是通俗易懂、朗朗上口的板腔體,一種板式可以演唱各種押韻的唱詞,敘述性強,演出的戲多是民間故事,唱腔、做工、表演、武打都有。因此上紅得很。自此,《四義會》真真的和《慶元會》抗開了膀子,打開了擂臺并且大有取而代之之勢

對此,“慶元會”也不甘示弱。1934年(民國二十三年,他們花重金聘請南橋溝楊成群(藝名寡婦旦)駐班擔任導演。楊成群原是趙店“樂義班”班主劉胖的徒弟,是“樂義班”的臺柱子,平時飾演旦角尤以青衣為佳,特別擅長演悲劇。他表演認真,動作細膩,練有“滴淚”絕技。每逢角色需要掉淚時,他使用“絕招”只唱一句,就能掉下淚來,撲簌簌恰到腮上,令觀眾驚嘆不已。他主演的《賣苗郎》、《打鸞英》等劇目,一招一式,令人叫絕。經過一個冬春的艱苦排練,“慶元會”老樹新生,重新煥發了朝氣。并且涌現出一批新演員,象演大凈的楊業、路甫越、王木會、演旦角的楊世真、楊三德、演小生的王步顯都嶄露頭角,特別是演三花臉的王甫成更高別人一籌。

就這樣兩個戲班摽著勁你追我趕,互爭高下。爭斗了幾十年,時光流逝到了抗日戰爭前夕。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 龍城
  • 發表于:2013/10/11 17:30:30
  1. 沙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難得的好帖子!還真是不了解這些歷史,學習啦!
(0)
(0)
振興上黨落子!弘揚傳統文化!
  
  • 瀟灑亦文亦武
樓主回復
  • 發表于:2013/10/11 22:44:40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回復  1樓(龍城)的帖子

謝謝點評,祝版主全家安樂,心想事成!
(0)
(0)
  
""
今天台湾码报资料